当前位置:主 页 > 幽默故事 >

突然袭击

时间:2012-03-14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澳门银河线上赌场 www.photoccitane.com   城里人喜欢当老板。
  老板是个女的,开了家音乐茶坊,要找个打杂和看门的。女老板来到民工市场,转悠了三天,才看中一个乡下少年,他叫木伢。
  女老板说:“木伢你听着,白天你在茶坊的后屋干杂活儿,随叫随到,叫干啥就干啥,不许偷懒。”
  木伢不敢看女老板的脸,低头应道:“晓得。”
  女老板说:“你长得又凶又丑又土,可不许随便进前厅,免得让客人见了吓着,影响我的生意。”
  木伢点头:“晓得。”
  女老板又说:“晚上,客人走了,你就睡在前厅看门,关好门,不准出去,不准把你的老乡招来串门,发现一次,扣你半年工资。”
  女老板说完了,木伢仍低着头。女老板说:“干活儿去吧!”
  木伢抬头偷偷看了老板二眼,脚步犹豫了一下,女老板像是忽然想起来了,说:“对了,工资每月300元,干一天算一天。”
  木伢心里一热。他们全家在山里苦一看也挣不到300元。木伢心里快活极了,怎么拼命干活儿也不觉得累。老板心里也高兴,当月多发了木伢10元钱,木伢说你数错了。老板一笑,没错,奖金你懂不懂?木伢还是不懂,说好了,怎么多给10元?木伢往家里寄钱时,留下了10元,他怕老板啥时不高兴了,要回去,到时拿什么还她?
  老板以前吃过乡下人的亏,当然也时时提防木伢,因为乡下人开始都挺老实,时间一长,就跟着城里人学坏了。
  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老板打烊关门后,故意走了一段又悄悄潜回茶坊,因为她发现木伢当天有些异常,像是有什么心事。老板要伏击木伢。
  果然,老板老远就发现茶坊里的灯重新亮了,心里一惊,这么晚了,他不睡觉干啥?待靠近茶坊门口,听到了里面的音乐声。老板心里的火腾地蹿上脑门儿,正要踢门进去,忽听里面木伢在说话,老板将耳朵贴了上去。
  木伢的声音:“爹,娘,今天有人在我们这里过生日,可热闹了。我忽然记得,我也是今天生的。可这么多年,我从来就没见你们给我过生日。都是人,为啥城里人能过,我们就不能过?不都是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吗?开不起生日晚会,在天井里煮一锅汤面,把同村的伙伴们叫来一块儿吃,好喜庆啊!我来城里快半年了,可还不知道城里是啥样。老板走了,我就把同村的伙伴都叫来,帮咱过生日……”
  老板听到里面搬动沙发的声音;木伢说:“大头你坐这儿,水根你坐这儿,兰花、小米、水芹几个女的坐这边,离二秃远点,他一会儿就要捣乱……”老板在门外气得直咬牙:“这个木伢!就差没把他们村子也搬到茶坊来了。”木伢又说:“你们会跳舞吗?不会?咳,怎么进城半年了还不会跳舞?我早会了,兰花,我教你。不会跳的,就边喝饮料边看着我跳。这叫罐装啤酒,外国的。石头,你怎么连易拉罐都不会开?来,我教你,拽这个小圈圈,你瞧,‘砰!’喝吧,喝吧,敞开肚皮装!”
  老板心疼得浑身肉跳,她再也忍不下去了,掏出钥匙一拧,卷闸门愤怒地蹦起老高。“木伢,你现在就滚!”女老板还没进屋就吼道,“滚!”可她进屋后定睛一看,愣住了,蒙胧的灯下下,当间儿就站着孤零零的木伢,四周围了一圈沙发,每个沙发上都放着客人扔下的空饮料罐。
  木伢被老板的突然袭击吓傻了,半天才“扑通”一声跪下:“老板,我……晓得错了……饶了我这一回吧!”
  女老板突然喉咙发哽,鼻子一酸,哽咽道:“木伢,我是……来给你过生日的




    本月热点
    随机推荐